November 16, 2015 @ 01:49 PM

Zurich 苏黎世 :粗狂与闲雅兼容并蓄的黄金之城

苏黎世也被称作“欧洲百万富翁的城市”,这里也是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。



我们像一片疲惫的落叶降落在苏黎世,这也是我们瑞士之行的最后一天。从苏黎世国际机场搭火车或者巴士到苏黎世市中心只需10分钟,苏黎世火车站是欧洲中部的交通枢纽,你可以在此搭上火车到巴黎、维也纳、慕尼黑,或者欧洲任何一个角落,完成一次又一次说走就走的愿望。
 
我们在苏黎世国际机场寄放行李后,大概有半天时间free and easy去探索这个曾被选为全球最适宜居住城市排行榜上第二名的苏黎世,同时也是全欧洲最富裕的城市。这里就像纽约的华尔街,生活富裕的人玩着金钱游戏,瑞士联合银行、瑞士信贷银行以及许多私人银行机构的总部都设立于此,这里集结了120多家的银行,其中多半是外国银行,所以苏黎世也被称作“欧洲百万富翁的城市”,更不用说,这里也是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。
 



苏黎世在学术研究和教育界的名号也是非常响亮,譬如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、苏黎世大学等都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顶尖高等学府。超过21位诺贝尔得奖者曾在苏黎世生活或者求学过,当中名气最大的莫过于爱因斯坦,他本人大学和研究毕业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,博士学位毕业则在苏黎世大学。据说入学和毕业人数比较之下,能够在这两所大学顺利毕业的学生大概只有一半,换言之,这里的教育体系是极其严峻的,否则它们也不会为社会贡献出那么多著名的数学家、生物学家和物理学家。
 
在火车站和苏黎世湖之间,有一条闻名遐迩的班霍夫街(Bahnhofstrasse),这条一千四百米长熙熙攘攘的大街是这座城市的消费命脉,高级时装、精表、珠宝、香水、古董等顶级精品都能在这里找到,绝对是富豪们疯狂血拼的好地方,这里也是偶遇超级大明星的绝佳地点。沿着班霍夫街和苏黎世湖之间走过去便可抵达阅兵广场(Paradeplatz),浓浓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,旁边就是生龙活虎的金融街区,据历史记载,17世纪时期这里曾是一个牲畜市场,我所站之处当时被称为猪肉市场(Säumärt)。

如果要我比喻苏黎世,它就像是一块丰厚多汁的三明治,内馅混夹着娇嫩鲜美的沙朗牛肉,每一口滋味都是极其奢侈和粗狂的。不过幸好,中世纪时期遗留下的双塔式罗马大教堂、修女院、圣母教堂、圣彼得教堂、奥古斯丁巷、立马特河、苏黎世湖,消弱了苏黎世过度猖狂的文明和夜夜笙歌的色彩,它们的存在就像是一杯热茶,在奢侈和粗狂的滋味中铺上一层浅浅的温柔与闲雅,沁入心脾。
 
这段时间穿越过野花怒放的树林,目睹过浩瀚苍茫的少女峰,吃过正统的瑞士起司奶酪火锅,感受过不同以往的清闲自在,一幕幕极具温度的画面至今在记忆里仍然翻滚着。短暂的生命之中,总会有那么几个地方教人一见倾情,瑞士作为一个传说中“上帝后花园”的土地,夏天到此感受有别冬日冷冽的风情,在舒服的朝阳中沐浴安详,你绝对会被它不事雕琢的新旧和谐之美深深触动。我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:“没有被发现的美,就是不存在的美,不存在的美当然寂寞十分。”有朝一日,希望你也可以来信告诉我们,关于你眼中瑞士的美。


text / Kenny Chan 陈默汎


Related Article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