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vember 23, 2017 @ 10:51 AM

林骏 / 同志新情人:0号1号都不是问题

在戏剧里演过不可一世的霸气总攻,也饰演过我见犹怜的温懦暖男,林骏展现出游走在两极角色之间的伸缩性,可以霸气侧漏,也可以软弱优柔。

表面上他英气飒飒,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场,正如在BL剧《HIStory - 着魔》里的1号“江劲腾”,内里却藏着一颗洞察细节、善体人意、偶尔表现软萌的心,似乎又有一点像初登大银幕的处女作《楼下的房客》中的0号“令狐”。

他说每个角色其实都有不只一个面向,就像“江劲腾”对爱人“邵逸辰”表现得像个蛮横专制的霸王,只因爱得太深切、太无法自拔,甚至愿意为对方适时放下气焰,温柔地撒起娇来。他内心交织着各种性情的小剧场,让他在荧屏上得以搬演各种让你意想不到、互相对立的切面,还愿意大胆挑战许多人不敢碰触的角色。

从“森竣”正式更名为“林骏”,如今正摩拳擦掌的他,已准备好要攻下戏剧界的另一座新堡垒。

对话林骏

Men's Uno / 你在个人第一部电影《楼下的房客》里饰演一名同志,还跟对手有多场床戏,那时是否有任何心理关卡要克服

林骏 / 我唯一的压力是全裸,其他事情则无暇顾及。我没有资格挑对手,因为跟我演同志情侣的演员已是很厉害的对手,即影帝级人物李康生。我唯一顾虑的是不能让自己输太多,以免让观众看到我们之间的演技有太大落差。

Men's Uno / 可以说说你试镜《楼下的房客》里“令狐”一角的过程吗?导演崔震东为什么会相中你

林骏 / 那是《楼下的房客》快开拍两个月前,当时“陈小姐”和“令狐”的人选还没有定案。我之前的老师认识经纪人柴智屏,把我五年前非常秀气的照片给了她看,刚好我正在拍环保纪实节目《环岛8》,整个人晒得很黑、又吃得很胖,还理了小平头,结果试镜时发现我判若两人,全场人个个脸色大变。我诚实回答我没看过原著小说,于是他们就要我脱下上衣,不过我没有肌肉,导演崔震东还嘲讽地说:我快60岁的人身材都比你还要好。试戏时他们要我哭我却说办不到,结果就只好以自己的方式来演。临走前他们问我明天可以参加最后的棚内定角试镜吗?我说不能因为马上就要飞走了。但是过了一个礼拜,片组居然打来说落实由我出演“令狐”一角,就连柴姐也觉得“不可思议”。我就这样被他们签了下来,开启了台湾的演艺之路,整个过程我觉得都很神奇。

Men's Uno / 你后来有问被选上的原因吗

林骏 / 我一开始也很纳闷,毕竟自己跟小说里的“令狐”相差太多——他有一头卷发、长得浓眉大眼、身材也很好,但我眼睛却不大,还是内双,更没有健身,加上又是短直发。后来跟片组比较熟之后,我有问过他们,他们说他们试了上百个人都没有适合的,他们主要是想找一种感觉,不见得一定要在外表上吻合,况且文字和影像本来就是不一样的东西,要如何呈现出来才最重要,所以我觉得这真的是一种缘分。演艺圈本来就是30%靠努力、70%靠运气,每个人都很努力,但努力不见得就一定会获得机会。

Men's Uno / 拍完《楼下的房客》后,会觉得自己身价倍涨吗

林骏 / 很多人都以为我就此工作满档,戏约一如雪片般飞来,实则没有。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柯震东那样一炮而红,每天有不计其数的剧本自动送到他跟前,我一直都采取主动参加试镜。这个市场太大、厉害的新人太多,所以自己一刻也不能懈怠。我是直到演了《HISTORY系列 - 着魔》之后才有剧本主动找上门来。

Men's Uno / 在接演了《楼下的房客》中阴柔软弱的“0号”令狐一角之后,你接着却要在BL剧《HISTORY系列 - 着魔》里饰演霸气十足的“1号”江劲腾,这当中对你来说是很大的转折吗

林骏 / 《HISTORY系列 - 着魔》是公司帮我接的,一开始原本要演“0号”邵逸辰,因为我觉得这个角色很好玩、十分特别,也极富层次感。至于另一个角色“1号”江劲腾则是典型的霸气总攻,即高富帅一枚,让我觉得很无聊。可是后来他们要我演邵逸辰,因为很难找到比我高的“1号”来凌驾于我。他们会在江劲腾的人设上作出修改,也会提高戏份,所以我便答应了。

Men's Uno / 你觉得私底下你的性情比较接近柔弱的“令狐”还是强势的“江劲腾”

林骏 / 其实,每个角色的内心都是多重性的,只是戏剧往往会把他的某一个层面放大去突显某一种特质。所以,我决心让江劲腾有更多不一样的地方,虽然表面上他是一个霸王硬上弓的“1号”,但无论多强势的人也会有调皮、可爱甚至脆弱的一面,就像从不在人前哭的人也会有一天忍不住大崩溃。我为这个角色加入了很多巧思,也设计了很多小动作,好比吻鼻头、装可爱、撒娇等,尤其是男生经常会在床上向女生撒娇,为什么这些私底下的真实模样就不可以搬上荧幕呢?“1号”不见得要一直man到底,他也可以有萌的一面。我觉得每个角色的性格永远不可能那么二元对立,决心要扭转观众的一般定见,于是加入很多反转的元素在角色里,所以这个角色才会中。因为这是一部小作品,所以可以允许我以实验心态进行许多改造,更自由地发挥。

Men's Uno / 身为演员,你会如何定位自己

林骏 / 一开始我觉得自己个人特色不强,无法让观众留下一个鲜明的记忆点。我不是科班出身,演技不算十分标青,如果跟同公司旗下的当红偶像比起来,我更没有什么所向无敌的强项。但我什么都敢演、敢接,不管是正派或反派、同志“1”或“0”甚至是女人,我几乎从不会去挑,希望这样子可以慢慢地一点一滴地到一个让我立足的位置。

Men's Uno / 你说你演过女人,那是怎样的一个作品

林骏 / 那是一部台湾电影《山的那一边》,去年已拍毕,今年会上映。我饰演一名红顶艺人,当初一看到剧本就毫不犹豫地要接下。为了揣摩女人的神态,我每天都在家里穿着高跟鞋不停地练习,只有在洗澡和睡觉时才会脱下。不管是女人的动作还是神韵我都要模仿到位,让自己完全投入在状态其中。因此,在开拍的前、中、后期,我每一个试镜都不成功,大家的评语不外乎是“他看起来太女性化了”,因为我必须让自己长期习惯成为女人。

Men's Uno / 演员常常说:“入戏容易出戏难”,你要抽离出一个角色容易吗?会有什么办法

林骏 / 我不管出戏入戏都难。通常我需要两个星期到一个月时间去从一个角色里抽离出来。拍完《山的那一边》后,我如何当一个女生,就会如何当回一个男生。拍完《楼下的房客》后,因为结尾时我是死掉的,所以我就要学会如何重生,那个过程真的很痛苦。

Men's Uno / 你在台湾偶像剧《富锦街 - 这条街上的那些故事》中饰演一名创作歌手,角色似乎有回归到你当初踏入演艺圈的起点,那么有否想过重拾歌手身份?还有发行唱片呢

林骏 / 没错,很少人知道我是参加《快乐男声》唱歌比赛出身,可是那阵子唱功一直被频频打枪,所以后来只好放弃歌唱,转战主持、演戏和舞台剧。今年我灌录了偶像剧《富锦街 - 这条街上的那些故事》的片尾曲《我们的歌》,让我再度把热忱给找回来。这首歌虽然没有数码上架,也没有进行任何宣传,却在台湾风云流行排行榜占据了十周之久,让我非常讶异。我前阵子在北京待上大半年,认识了很多搞音乐的人,因而更坚定我想再唱歌的念头。我不急着要发一张什么预算数十万的专辑,这样子反而唱不好、会有压力。我想要一首一首单曲这样子发,碰到好听的歌就尽力去争取,采取搭剧的形式,平均一年有一、两首就好。

Men's Uno / 重投歌手身份的话,你想走什么路线

林骏 / 我想当一个“会唱歌的演员”,而不是“会演戏的歌手”。之前曾有音乐圈的朋友建议过我可以走飚高音的常路线,以看不到脸的实力唱将来包装,我一开始原本认同,最近却又推翻了这个想法,因为我觉得唱歌还是要以我的人为本才最重要,必须要发自内心。从2014年的《才不怕》到现在的《我们的歌》,你会发现两者之间差别很大,那种进步不是唱一百遍就可以达到,必须用时间去历炼出来,是你生命状态的直接反射。我一开始就很喜欢唱情歌,所以也想继续唱情歌,虽然有很多人说情歌都快唱到烂了,情歌歌手现在也有一大票,可是我觉得每个人唱出来的情歌都不一样,加上它可以感动很多人,为大家带来心灵上的疗愈效果,而不只是一味满足自己唱歌的欲望而已。一首歌可以感动多少人,远比可以卖出多少张重要。

Men's Uno / 如果再有机会参与BL剧,你希望哪个演员可以跟自己饰演“男男CP”

林骏 / 哇,这一题我真的答不出来。我想我应该暂时不会再接BL剧,中间也推掉了许多戏约,不是因为我太挑还是题材不够好,而是担心再也没有办法超越前作。如果说“0号”,已经有一个“令狐”在那里成为指标了,如果说“1号”,也已经有一个“江劲腾”深深植入大家的脑海里,那我就让他们成为经典,何苦再去破坏?或让观众再去品头论足?除非是参加影展的艺术片种,好比《蓝宇》和《醉生梦死》等之类,也许会有另一种层面的发挥,便值得再去尝试。

Men's Uno / 你这阵子都在忙些什么

林骏 / 我一直都待在北京,已经大约有半年之久。一开始是办粉丝见面会和出席活动,后来我公司觉得我的形象很适合那里的市场,便把我丢在那里参加试镜,同时上一种非常生活化的训练班,去学习那里的文化和口音。

Men's Uno / 在韩剧、台剧和中国剧之中,你会特别偏爱看哪一类

林骏 / 身为演员,每一国的连续剧我都要去看。我觉得这些剧之所以会存活,必然是有其不可代替的特色。众所周知,只有韩剧里的男女主角才会在下雨撑伞时、即便全场人都湿了而他们依旧保持干爽,这就是他们讲究的画面美感。台剧就是主角们的每一个转身都要很帅气,即便大家都知道很假掰,可是观众就是吃一套。至于中国剧,由于资方都投入很多资金,所以全部的配备都会给人“高大上”的感觉。每个国家的戏剧都必须要去看,你才能够将它们的优点融汇贯通起来,然后在不同地方拍摄时因地制宜地应用其中。尤其现在身在北京,我更要追上大家的脚步。眼见那边的新人成千上万,自己年纪已经不比别人轻了,如果再不多充实自己,就会输得更彻底。虽然那边的电视剧不断在开拍,对演员的需求量也很大,可是他们一部剧只能聘用最多5名外籍人士,这个配额包括幕前和幕后的演职人员,无形中限制了海外艺人的机会,对我们而言会让竞争变得更激烈。

Men's Uno / 现在IP剧大行其道,你有份演出的《楼下的房客》便是改编自九把刀的小说,那么你心目中有没有很想参演的一部IP作品

林骏 / 有,那就是改编自郭敬明小说的《悲伤逆流成河?》,只可惜早已开拍而我却没有试上。电视剧已经杀青了,而电影也开拍在即。我个人很喜欢这部小说,难得里面的角色会有那么歇斯底里的演出,更是少数剧里全部人包括男女主角都会死光,我觉得这很新鲜、也很特别。我期待下次可以参与小四的作品,虽然机会或许很渺茫。

fashion direction / ANDERSON CHONG

text + interview / 曹杰峰 KIT CHOE

photography / XERXES@AWESOME STUDIO

grooming / SHIYO JOO ; hair-do / JUNO KO


Topics:  interview

Related Article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