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tember 11, 2017 @ 03:41 PM

Daniel Fong 以洪荒之力辟出一条新路

一开始,Daniel Fong帅痞活泼的外表,会让你以为他是个顽皮不羁的屁孩,可是看他为了健美赛事而刻苦锻炼,一步步达到自己的目标,你会觉得他是一个对自己有担当、对理想有执著的男人。

对一个毫无经验的新手来说,能够成功一路征战到在健美赛事拿下奖项,你会惊觉他的意志力其实比铁还要坚硬,甚至可以承受千钧重担的施压。决心在健身界和演艺界双线发展的Daniel Fong,以洪荒之力从顽石之中辟出他全新的一条路。

大概向不可能的事情挑战,是Daniel对自己的一项自我完成。

不是天生壮硕的体格、肌肉没有很发达、骨架也不算大,却铁了心去参加“Battle of Freaks”健美先生比赛,他视之为人生另一个重要的里程碑。“我想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,也想为自己打造一个心目中最完美的身材,便毅然决然去报名参加,想试试看自己的能耐可以到那里。”他一脸的兴致勃勃。

这是一个满有权威的国际男性健身赛事,由深具威望的National Amateur Body-Builders' Association和Word Fitness Federation主办,参赛者来自各个国家如印尼、越南等,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。“我没想到自己可以从初选一路挺进30强、10强,甚至最后顺利还夺下第六名,完全是出乎意料的成绩。”他喜不自胜地说。

说起这类赛事,它一般上被分为“body building”、“sport model”和“men’s physique”三个项目,而他参加的正是“men’s physique”类别。“主要是看身材比例对不对称、好不好看、适不适合选手,还有你在台上的表现,非得一定要练很大只,”他逐一解析:“它分成专业赛和公开赛两种,前者是让抱着野心想赢的职业选手参加,一共有身高165公分以上和以下两组,后者的录取资格则比较宽松,不但没有高矮之分,也没有药物筛检,甚至职业选手也可以来参加。”

那么,以一个零经验的选手身份来参赛,他可有遇到任何难度?“越矮的人,在评审团的视角上会更壮硕、肌肉也更饱满,反之像身高181公分如我就会吃亏少许,因为练得再壮在台上还是显瘦,所以我更要加倍地努力操练。这也视乎个人基因,就像非洲人如果锻炼三个月的话一定比我们亚洲人成效高许多,加上每个人肌肉也有不同的stubborn部位。这种情况的话,有些人就要靠服用补充品或打针了。”

为了这项比赛,长达两个月的训练过程,几乎是将Daniel的日程塞得密不透风,更颠覆了他正规的饮食作息。“我一天大概花两、三个小时在健身房,可是不会待太久,尽量让身体休息。晚上下班后我会跑步燃脂,并维持早睡习惯。”他说:“另外,我要严控自己的饮食,尽量少碰碳水化合物,所以也不太常跟家人或朋友外食,免得被挑起食欲。尤其是赛前最后一周,更要完全戒掉淀粉和水分,就算口渴也不敢多喝水,几乎快要疯掉了。”可是为什么不能喝水呢?“因为要让身体达到脱水状态,才可将筋肉线条清晰地凸显出来。”

他说自己有很多次想大开食戒,却要拼命克制住,这说明身体缺少这些食物所以才会发出强烈的渴念,甚至最后一周他的脑袋已经陷入混沌状态,记忆力开始不管用,因为过度匮乏营养,尤其是少了碳水化合物会让人变笨。“所以人们常常说的‘有身材、没脑袋’就是这么一回事。”他带点自嘲地:“说起来,整个训练过程其实不太健康。”

可是,既然决定了要做一件事情,就要心无二致地投入120%努力。原本只是志在参加的他,眼看进程一天比一天优异,身边的朋友开始纷纷鼓励他:“看来你很有机会拿下一些名位呢!“让他更加义无反顾地投入其中,发狠加紧操练,将自己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运动量。

“可是如果单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,我绝对无法独自完成,所幸有一班专业的朋友陪我奋斗操练。”他说:“我有一个开健身咖啡馆的朋友,我每天都会吃他为我量身订造的prep meal。我也有自己的私人健身教练向我倾囊相授,更将我每天的锻炼成效拍下来,细心观察我的进程,一旦有落后便会严加督促,要我严密按表操课。”

曾经因为运动伤害而导致三个月无法健身,多得一名脊骨神经医师朋友拔刀相助,才将他背部的旧患治好,更纠正他的健身姿势,当举偶尔重时不小心骨折了一下,都会无酬帮他导正回来。“我以前曾经咨询过脊骨神经医师,但所费不赀,多得他愿意赞助我脊椎矫正疗程,才能让我安心无虞地继续重训计划。”

除此之外,posing也是重要的一环。“这也是评委的审核基准之一,不是随便在台上胡乱pose就行了,而有一套既定的章法要遵循。”他说:“我有一个开健身房的朋友,也曾经参加过健美先生比赛,便到他那边上了好几堂课,更不时会摄录影片以检视自己的表现,看看有没有姿势摆得不妥当的部分。”

Tanning竟是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环节,因为肤色看起来黝黑可以帮助突显肌肉线条。“有些人会选择涂防晒剂或光顾tanning studio,我则是采取日光浴,每天晨运时晒出一身自然的健康肤色。因为只要皮肤越深黝、肌肉越有暴筋效果。”

来到快要比赛时,他觉得自己已达到有生以来身材最完美极致的巅峰状态。“那时候我不必刻意贲起肌肉,线条也已经相当明显了。”他说:“我的体脂肪只剩下6%-7%而已,这让我感到非常满意。”还差一些就要企及“肌肉男神”彭于晏让人称羡的3%体脂肪纪录了,难怪他一脸地引以为豪。这些努力的付出,让他最终拿下了从来不敢奢想的第六名。“我全程没有靠药物,所以赛果真的让我喜出望外。原来只要专心一致地朝着目标走,你就会看到结果浮现出来。经过这件事后,我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难倒我的事情了。”

可是,他也没想要就此踏上健美之路。“参赛就在这里打住好了,我当作它是人生的其中一个里程碑。”他说:“可是健身这块还是会继续经营下去。”他打算召集几个健身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合组“A List Beasts”。“按照肤浅的说法,就是‘一班有身材、有样子的帅哥’。”

他禁不住笑起来自嘲:“我觉得这个组合可能会有不容小觑的市场潜力,变成广为人知的fitness icon其实就是我们的目标。我们也许会在专属的网路频道上传健身教程视频让人们签购,因为我们觉得我们的健身知识并不逊于任何专业教练,也希望借由我们的影响力可以成为热爱健身年轻人的模范。”他显露出踌躇满志的样子。

他便曾在泰国考取了Cross-Fit专业执照,如今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导师。“Cross-Fit是一种结合各种元素的健身体系,只能你能够掌握住这个项目,任何运动都难不倒你。不管是跑步、举重还是体操,你或许不是成绩最顶级的,可是你却样样精通,而且展现出平均优秀的水平,堪称是全能之人。它不是旨在锻炼身材,而是着重于体能表现。”另外,他也成功考取了由Australian Strength Performance教授的Hypertrophy一级专业资格,即以科学方式来强力增肉的一种健美训练方式。“它能够带来让比平常健身更快、更好的成绩,透过具有科学逻辑的生化理论来达到最佳效率。”

他说:“举个例子,健身期间要如何控制饮食、甚至在什么时候进餐,都自有一套定律可循。健身前要吃GI(Glycemic Index,升糖指数)的碳水化合物,而健身后要吃高GI的碳水化合物,才能够让肌肉达到最卓越的效果。

至于有没有想过要考取Hypertrophy导师资格呢?

“那你必须训练出一个参加过奥林匹克、东亚 运动会等大型比赛的选手,这是另外一条出路,但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,可能会要耗掉你一整个十年。我或许可以办到,但却不是我目前想做的事情。”他忽然严肃起来:“快要25岁的我,觉得自己正来到一个恐怖的年龄,那就是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可以要了,反而要专注于锁定一个目标、一路坚持到底,直至走到尽头为止。我再也没有半途而废的筹码了。”

之前原本打算发片当歌手,后来因故停摆,延缓了他的演艺之路。“如今我打算重返演艺圈,虽然大家都以为我已经转换到健美的轨道上去了,其实并没有。或许我该放风声出去让大家有工作可以主动找我,因为当时健身我为了专注比赛而推拒了许多拍摄工作。”

但是,他也想要好好自我增值一番,那么也许邀约的机会才更多。“我一直希望到纽约游学,去念个电影学校什么的,趁机留在那里看看有什么可以闯荡的。” 他说:“可以成为国际明星是我的终极心愿,虽然我知道这不容易实现。”现在他能够做到的就是努力攒钱,除了助家族生意以一臂之力外,也会积极开发网路健身事业,为自己的梦想铺路。“拥有梦想确实很美好,可是它并不便宜。你必须去投资它,它也会消耗掉你。所以能够最快速取得经济独立,是我眼前刻不容缓的事情。”

他的理想是往表演这一块发展,他检讨自己并没有得到比想象中多的拍戏机会,是因为自认实力尚不足,所以最想出国去修习这一部分。

至于曾经跟发片歌手身份失之交臂的他,差点就发行了个人EP,那么会否继续追逐自己的音乐梦?毕竟现在他也是一个Instagram帐户有数十千追随者的KOL(关键意见领袖),不是更应该利用网路平台去发表自己的演唱作品吗?“有,我曾经放过几个翻唱的音频,但就是因为太懒而没有进一步行动,我知道这样不对,更不是一个良好的榜样。我本来打算跟艺人合作,奈何他们日程太满很难敲档期,所以决定靠自己独力完成,迟点会慢慢po一些自制的歌唱视频。”

原本几乎当上一名职业艺人,如今却歪打正着地成为炙手可热的“网红”,几乎许多城中大型派都有他的踪影。那么,如今在这两者之间微妙转换的他,如何看待这些身份的冲突面?”我觉得大众对‘艺人’的要求相对地比‘网红’苛刻许多,一个歌手唱得再厉害,你只会觉得是理所当然。换作一个网红随便开口唱几句,你就满心崇拜得想去他的演唱会了。现在中国有许多连续剧都请网红来拍,看中的就是他们网路的高人气,许多资深的演技派艺人往往乏人问津,症结在于他们不懂得利用网路行销自己,即便有实力却不为网民所认识,所以吃亏在这里。”

他接着说:“我们会idolize一个人,是因为他拥有我们得不到的东西、胜任我们做不到的事情,就像以前的皇帝一样,奴仆如山、妻妾成群,才会受到万民拥戴,这个道理其实千古不变。”所以,当人们看到Instagram上网红光鲜亮丽的炫富生活,就会生出一股钦慕之心,才会去关注、去追随、去like。“很多人都觉得我当KOL很成功时,其实我可不这么认为,不然为什么我看不到金钱呢?人生就是这样,很多东西都是虚华的假象。当你看到我们穿着漂亮的衣服拍照时很羡慕,其实都是要脱下来还回给厂商的。网红,往往只是表面的霎那光辉。”惊讶于他可以参悟得那么通透、坦白得那么直接,他于是说:“如果我连这一点都看不透的话,如何奢想可以走得更远呢?”

经过万般锤炼之后,几乎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他,当这个小男孩以稚气的脸孔却坚定的口吻说出他的大志时,你仿佛看到一个救世的超级英雄,正要伸出足以撑起天空的一双臂膀。那些过去的磨炼,如同负荷他身上的铅块,最后没有压垮他,更没有牵制他的去向,反而让他更加倍强大起来。

fashion direction / ANDERSON CHONG  ; text + interview / 曹杰峰 KIT CHOE  

photography / KIM MUN@HOPSCOTCH PHOTOGRAPHY  

grooming / CAT YONG ; hair-do / JUNO KO  

shooting venue / BEAN BROTHERS CAFÉ

videography and edited / KENNY CHAN

////////////////////////


Topics:  interview

Related Article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