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tober 25, 2016 @ 04:46 PM

Joe 曾耀祖 潮男只是代名词

人与人之间的第一印象相当重要,毕竟人类属于视觉性动物,于是对身边任何有关显眼的事与物都会产生好感。

就像还未来得及认识Joe曾耀祖,总被他那俊俏的脸孔,健硕的身形及令全天下男生都羡慕不已的白皙皮肤给吸引;如果说他的特质是与生俱来的艺人,这根本不过分。

黑色圆领衫 by Topman; 腕表 by Calvin Klein

Joe曾耀祖出道以来,都一贯保持属于自己的衣着风格,即便被评为“浮夸”亦不在乎;因为他深知潮流是原创,即使在他人质疑你时,都要充分自信地穿出自我风格;如今Joe曾耀祖和“潮流”已画上了等号。

首次和men’s uno合作,Joe 曾耀祖自觉犹如冥冥之中自有安排,他说,“men’s uno的8月份杂志,封面人物是8位本地型男,当时就觉得那一期的封面非常好看。

之后,有位同事竟然一直揶揄我,为何不是其中的一位的男神?结果,在失落的当儿即传来men’s uno找我拍men & time,这算是弥补了我之前的小小失落。哈哈!”这次的访问主题有关男人和手表之间,这对Joe而言是一个蛮好发挥,毕竟这之前是他未尝试过,这算是一个不错的新体验。
 


新电影和影帝合作
聊起Joe 曾耀祖的近况,他坦言当上人夫与人父后,多数的时间都给了儿子,而眼见儿子一天天地长大让他自觉很踏实。至于个人工作方面,过去的中元节上映了一部由他主演的《鬼戏》,接下来都是忙于电台的工作及十大的演出。他透露未来的几个月,大家将看到他有不同的新尝试,像网络节目和颠覆以往在电影里的角色。

他说,“去年我和几位影帝级演员一起拍了一部电影,预计会在年尾或明年初上映,其实除了忙于电台工作之外,我是很向往尝试更多电影的部分。”Joe提及和影帝级演员合作,这不禁引起我的好奇,在追问之下,他说,“这是本地导演制作的武打电影,参与的演员有任达华、伍佰和惠英红,我和这三位资深演员都有对手戏,能和他们的合作的确是获益良多。在戏中我所饰演的角色是“反派”,当中有很多的武打场景,希望届时大家透过这部电影能看到不一样的我。”

运动夹克 by Topman; 腕表 by Calvin Klein

除了当DJ  也向往当演员
Joe曾耀祖坦言除了电台工作之外,亦盼望在电影方面有更多的参与感,那是否意味着未来的Joe会朝向演艺之路发展?“我想,但可遇不可求,毕竟本地的制作不多。其实,每一部电影都有自己的御用班底,于是想透过即将上映的电影能让更多导演看见,促成一个机会和不同的导演合作。”

那在角色方面,Joe没有角色限定,只要有机会发挥即可,“我很喜欢类似《志明与春娇》里的志明角色,这角色看似平淡人物,但内心却有很多。由于电台一向来呈现的东西都是很开心,很正能量的;我想尝试从内心发出的信息。”至于尺度,他了解本地的尺度不会去到那里,除非是外国的电影,但他没有任何的限制。


从未放弃过唱歌

如果不提起,相信也许有人忘了Joe 曾耀祖曾经是《Astro新秀大赛2010》的殿军,现阶段的他对唱歌仍然有一股热诚。“现在正和公司洽谈着发新歌,距离上一首歌都是一两年前的事,是时候有首新作品了。目前正要开案而已,无论是一张实体或单曲,都希望不会是在紧凑之下完成的作品。”

这次的新歌是找音乐人合作,因为他觉得还未能当一位创作人。广东话说得非常溜的Joe,应该是发广东歌吧?他说,“这不一定,现在的大家都认定我是一名主持人或演员,最后才会想起我是歌手的身份,这仿佛曾耀祖和唱手是没有了等号,这是一件不错的事,那我就没有任何的限制语言和曲风。”

黑色外套 by Topman; 腕表 by Thomas Sabo

步入人生另一个阶段
在本地的艺人中,Joe曾耀祖属于早婚的男艺人,对于结婚生子都是他的人生规划。“我觉得在大马当艺人是很庆幸,毕竟这里没有狗仔队,粉丝又很理智,对艺人的人生正常阶段是非常的支持。以前在还未结婚前,曾有幻想可以回到以前那就可以怎样,现在的我则不会再回想以前,因为没有任何一件事都是比现在来得真实。以前所发生的任何事情成就了今天的我,现在是是处于知足常乐的阶段。”

当上了人夫和人父,Joe 曾耀祖最大的改变莫过于思想上,且也多了一份的顾虑,即为两个人而顾虑,不过有这样的生活反而让他觉得更踏实。他说,“以前想要一件东西就会立刻去拥有,同时亦不理会过程有多辛苦,往往拿了后悔当初为何要这样;现在有了思想前后,一开始拿不到,之后发觉原来自己根本都不需要。”


不再浮夸  只爱简约

在Joe曾耀祖的身上,很自然流露出一份时尚。他对时尚的诠释是,“要有想法,自信。要有想法是现在流行什么,就要将很普通的东西变得更好看;当你把它变得好看时引起大家的怀疑,就要有自信的穿上它,毕竟爆红都是意想不到的。”

现在Joe的个人时尚喜好没有限制,反而是视场合而定。不过,唯一肯定的是他不再是“浮夸”,而是喜欢简约风,像T恤搭配球鞋即可。至于手表,Joe表示的确是升级了很多,中学时期他所买的手表都是百元以下的,而人生第一支名表也是由妈妈送的,当时他终于领悟到名表的感觉很不一样。“手表是不可缺少的单品,也为整身的造型加分,我个人目标是要想拥有一支“劳表”。”

时间不够,坐下喝茶是件奢侈的事
手表和时间是息息相关,Joe感叹现在的时间是越来越少,他的时间分配就是。“舍弃一些东西和塞回自己所爱的东西。朋友的聚会是少之又少,这我是相当的无奈,因为现今的工作时间长了,一旦有假期就放假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;现今坐下喝杯茶对我而言,是一件奢侈的事。尽管忙得不可透支,我在一个星期至少有几个钟头做喜欢的事,像街拍或吃甜品。

黑色外套 by Topman; 腕表 by Thomas Sabo
interview & text Eddy Ong 王約予

fashion direction Anderson Chong

photographer Vincent Paul Yong

grooming CAT YONG

hair-do V V


Topics:  interview

Related Article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