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y 05, 2016 @ 09:32 AM

有一种焦虑叫三十不立

三十而立在这个社会根本就是个伪命题。



写在前面:三十而立,在如今社会是个伪命题,因为在大城市,过了三十,一般都“立”不起来。所以,或许我们要用新的角度去诠释 — 三十而立,不是立业,而是立志向。
 
我的直属领导Effie是个爱折腾的职场女强人,毕业后在麦肯锡一路做到了高管,然后跳到甲方公司华润香港去当总监。
 
本可以舒舒服服过养老的日子,结果又辞职,加入互联网金融这个风口;肚子里怀着第二个小孩,还保持着一周一飞的节奏。
 
前几天她参加了上海交大同学会,和我说现在的同学们多么牛逼。我说,同学会嘛,永远都是一些人高调爱装逼,另一些人在低调秀优越,伤害对方又伤害自己的场子。
 
她说这一次没有,像她们这年纪,这辈子能飞黄腾达还是平平庸庸,已经能看透。混得出来的,在稳定的快车道;没混出来的,也看开了,家有老婆孩子,有房有车,孩子能上得起学,没有大富贵,也有小日子。
 
“你都不知道上一次同学会,六七年前,当年我们都差不多三十岁,那时候,大家都好焦虑,事业,结婚,生孩子,尤其在大城市的打拼的,更加明显。”
 
她叹了口气 — 三十岁左右,真是一生中最焦虑的年纪。
 
我咽了口水,突然觉着气氛不对,四周的空气变得凝重,车子变得沉重 —艾玛,这特么说的不就是现在的我么,我擦,确实好焦虑啊。
 

 
继续阅读
Click here to continue reading
 


Topics:  reading

Related Articles: